清灼梅

人世间有百媚千红,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

从心如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有些人,明明不在身边,却好似从未离开;有些东西,拥有时,肆意践踏,失去时,惶恐不安;有些情,刚刚冲破迷雾,却丢失了初心。




‘刘总:

    谢谢您那天晚上能及时赶到救了我,我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,之所以给您发信息求助,是因为当时太紧急,我已经想不了太多。过年又回家处理一些事情,重新回想这些年百感交集,还记得美国第一次见面,您说我是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您况的没错,之前的我一直争强好胜,唯恐比别人差,总想靠自己的拼搏去改变命运,背叛,羞辱,拯救, 我都经历过了。我想重新活一次,抱歉,没有留下联系方式,勿念,祝你成功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霍梅’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房间里安静,冷清,唯有着书桌上亮着的台灯,柔和的灯光下,放着这张信,在这寂静的黑夜里,注入了一丝温暖的光芒。信上的内容刘云天已经看过无数遍,纸张的边缘也因多次的摩擦渐渐泛黄。哪怕早已对内容熟烂于心,却还是一字一句的细细观看,在之字片语中找到,霍梅的气息。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,又一次仰望星空,看着君群星璀璨,看着屋外繁华而又靓丽的街道,越发孤独,如同与世隔绝,孤身一人。独自品尝着自己最熟悉红酒,少了,拿红酒的人,这味道似乎更加苦涩。霍梅离开后,刘云天依旧保留着,霍梅曾经的痕迹,好似她从未离开。刘动天终究是放下了手里的红酒,毕竟那不是他想要的味道。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,又是他可以见到霍梅的一天,正所谓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再接再厉,他相信,总有一天霍梅回到自己身边,不管多久,他都会等,因为那个位置永远属于霍梅。


   


    可惜刘云天忘了,人的一生很长,谁离开了谁,都活得下去,曾经触手可得的,也会遥不可及。因为爱你,所以给了你伤害我的权利,爱愈深,伤愈切。



    霍梅悠闲的喂着小鱼,至于渐渐清晰的脚步声,并未做出任何反应,不用看,也知道是刘云天,自从上次见面后,刘云天便想方设法,隔三差五的过来,霍梅只当没有看到,一就坐在自己的事情,今日云天商城上市,他自然会过来。



   “新闻看了吧”轻声问道,似乎只是朋友间的闲聊,而刘云天却又不甘心现状,漫步走霍梅身边,眼睛紧盯着她,不肯错过她的任何表情。



   “祝贺你”听到意料之中的话,霍梅没有多余的反应,只是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,并未给刘云天任何一个眼神。



   “回来吧!我希望你能够全权负责云天商城的物流,那个位置一直是为你而留的,一直是你的,这也是一直似来想要的,不是吗”轻声细语地说出,刘云天总以为自己稳操胜券,可惜,无事人非呀。




    听到这里,霍梅轻笑一声,微微叹了一口气,继续着撒鱼饵的动作。

“刘总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以前的我活的太累了,现在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。至于那些东西,我从前不奢望,现在更不想要了。现在想想我当初的做法,真的是太愚蠢了。”




    “跟我的这些年,就是愚蠢,霍梅…”刘云天急于想表达的话,还未说出口,便被霍梅打断。“不,是我自己想要的太多,害了别人,也害了自己。”放下执念后的解脱,霍梅的声音也轻松许多,慢慢抬起头,看想远方的天空,嘴角微微扬起,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显得那么柔和,那么静美。




    这样美好的画面,刘云天只想静静的观望着,他好像从未见过霍梅这样的笑容,在这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自己从未了解过霍梅,他有一丝慌乱,却更多了向霍梅表明心意的决心。因为现在的霍梅是那么美好,又是那么陌生,刘云天没有了把握,唯一一点的也就是霍梅对他的爱,可现在,他竟如此的不安,就好似下一秒霍梅就会离开他一样。所以急切地想挽留,但还是晚了一步,霍梅最了解刘云天,在他刚要开口时,便转过头微笑着与他对视,那眼睛,干净,明亮,纯真。




   “我是爱你,以前是,现在也是,从未改变,可我现在更想要自己的生活,以前是为你,现在我更想要为自己。以前的我,爱你,爱到整个世界都是你,你像是我灰暗人生中最绮丽的一个梦,近在眼前,触手可及,我却小心翼翼,不敢触碰。现在的我,依旧爱你,但仅此而已。”解开枷锁便是重生。




  不是所有人都值得等待,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忘记。那一场卑微了许多年的爱恋,和半生里无数个日夜的仰望,现如今,只是回忆的片刻。




   刘云天慌了神,早已赤红的双眼,紧紧看着霍梅,颤抖的肩膀,无处安放的手,不知所措,明明有千言万语,却在此时,失了声,唇齿微张,却道不出半句话来。看着霍梅准备离开,刘云天本能的将霍梅抱在怀里,感受到霍梅身上淡淡梅花香,他才渐渐平静下来,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


   


   “小梅,小梅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我,我是爱你,我……”




    “我知道”





    霍梅被刘云天着突如其来的怀抱,并未感到惊奇,也并未推开他,只是遵从本心,回抱着刘云天,轻拍着刘云天的后背,打断刘云天想要说的话语,是因为懂他。轻轻推开刘云天的怀抱,再一次四目相对,这一次,刘云天懂了。




    有些瞬间的存在,从开始就是为了被缅怀,有一些笑容的绽放,仅仅为了被回忆。




    霍梅微笑点头,从刘云天的身边擦肩而过,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刘云天仰头看向天空,眼角的泪滑落到浅笑唇边。





  

有些爱,一些情,许多事,总会温柔了岁月,惊艳了时光!


点点相思,缕缕牵绊,原来,只是生命留白处的简约注脚。






    

    几年后,云天出行越做越大,渐渐深入某市场各个领域,极少接受采访的刘云天,今日接受了采访,只是因为那一个:刘总,请问你为什么如此喜欢钱钟书先生?在听到这个问题时,刘云天只是稍稍抬头,清新一笑道:“怂,您”。然后便起身,走向窗边,抬头仰望天空。看到这个采访,听到刘云天的回答时,霍梅微微一笑,走到窗前,打开窗户,静静仰望天空。




    他们都懂了。这两个字是钱钟书先生对妻子的表白:


    



     从一而终,你在心上




    

   人生在世,有很多难以忘怀的人或事,虽然他们或许不属于你,但铭记于心的原因却不是遗憾,而是美好。


世人皆醉,我独醒


不需要过多解释


真正的离开,是悄无声息


从未来过



陌上花开如初见

 

  


   佛说,前世五百次的回眸,才会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今生短短的相见一面,前世又聚集了多少的情缘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楔子








世间万物皆有因果,转世轮回只为遇见你。




  高大的城楼上有一位长得很美丽女子,名为褒姒,她眉清目秀,皮肤嫩得像白色的玉脂,而且唇红齿白,秀长的头发乌黑亮丽。她虽然有沉鱼落雁之美的容颜,但却从未笑过。



所以,周幽王为博取美人一笑,去点起烽火以此戏耍诸侯,只为换取她的笑颜。那天傍晚,城楼上的烽火,星星点点,火光如此耀眼,就好似一颗炽热的心,闪耀着最后的光芒。终于褒姒看见各诸侯策马奔腾的雄伟景观。淡淡一笑,好似昙花,虽然短暂,却很美好。



没过了多久,西戎的军队真的前来进犯,周幽王点起烽火,可是没有援兵前来帮忙。他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,却从未后悔,城破时,周幽王拿着玉佩发呆,直到听见,熟悉的声音。




“臣妾参见大王”




“爱妃免礼”在她还没下跪之前,便将她拉入怀中,道:“爱妃,这玉佩是寡人在菩提树下求来的,这玉本通灵,寡人将它赠予你了。愿它能替我护你此生平安。”便将着玉佩,放入褒姒手中,褒姒本要推辞,却被周幽王握住双手继续道:“不必推辞,时至今日,我也护不得你,大势已去,也无力护你周全了。从前,寡人一直不明白,商纣王为了妲己,宁负天下也不负卿,时至今日,也便明白了。那日为你点烽火,只愿博你一笑,我便知道会是如此下场,千金难买美人一笑,为博你这一笑,寡人,纵然失了天下又何妨。”




  深邃的眼眸早已湿润,微笑着看着早已泪流满面的褒姒,细心的擦拭着流淌的玉珠,将她抱入怀中,轻声安慰。




  褒姒抚再周幽王怀里,颤抖的双臂紧紧的抱住,手里的玉佩温热而光滑,泛着微微光芒。便是他们最后的一丝温存。




  终于周幽王被杀死了,他的都城被西戎攻占,从此以后西周灭亡。





都说玉本通灵,你这一世平淡,并无大错,只可惜欠下一段情缘,只怕日后定要还知,你将受尽苦楚,还他万里山河。今生,他为了你,丢了这江山,来世,你便为他,守住了江山,泪落玉身,因果轮回,皆是命数。













  霓虹灯下万千的幻影,只是因为思念的脚步轻轻的踏出了万丈红尘,而那千丝万缕的爱意,也是直到遇到你的那一刻,才划过一丝情的涟漪!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世迷离。用我一念执着,换你一世安康!












  箭,冰冷的插入女子心口,流淌着的鲜红的液为身上所着的黄色襦裙,染上了极为艳丽妖冶的色彩,开满了血色的花,如同望乡台旁的曼珠沙华,炽烈好似毒药,鲜艳夺目。



   时间仿佛静止一样,看着怀中的人,渐渐流失的温度,康熙张皇无措,深邃的双眸中空洞无比,双臂紧紧抱往怀中的宜妃,好似这样,就能温暖渐渐冰冷的身心,不断颤抖的唇齿中,沙哑的声音,道不尽,内心深处的苦涩:“宜妃,宜妃……”



  看着箭头的方向,来不急思考,做出了本能的反应。撕裂的痛感,渐渐流失的意识,心里反倒有一丝解脱,看着他湿润的双眼,眼里溢出的后悔与自责,用来仅存的力气,安慰道,“我答应你的事儿,我办到了。答应众姐妹的事儿,今儿也了了,我…怕是回不去了。”



“宜妃,你别这么说,朕是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你啊宜妃,朕是天子,朕说你没事,你就会没事。”康熙从来没有过的绝望,看着渐渐离去的心爱之人,自己却没有一点办法,只能像个幼稚的孩童般说出内心的无助。



  听了这话,宜妃嘴角微翘,吃力地从怀中拿出染了血液的玉佩,宜妃没有在意康熙眼中的惊奇,将那玉佩放入康熙手中。“万岁,这玉本通灵,是我的护身符,它可保你一世平安,别再把它丢了,以后要以百姓为重,以国家为重,别再使小性了。”



  康熙颤抖的接过玉佩,心中虽有千言万语,却无法言语,只是我紧着玉佩,低头流泪。送出玉佩的手滑落,怀中渐渐冰冷的身体,终究没了一丝温度:“宜妃…宜妃!!!”一声声凄惨的声音,传入这万里苍穹。渐渐消失殆尽,证实了,怀中的人已经离去。康熙双眼空洞无神,眼里布满了血丝,泪无尽的落下,他才知道,泪是苦涩的,心是空洞的,情是习惯的。她走了,真的走了,好似什么也没带走,又好似带走了一切。这世间万物唯情不死,也最伤人心。



  望着手中,晶莹剔透的玉佩上渲染了鲜红的血液,那一片鲜红,是那么妖艳,又是那么的炽热,灼伤了他的眼,那一抹鲜艳,就是为了告知,宜妃已离去的事实。玉佩闪绕着光芒,犹如星辰一般耀眼,康熙慢慢注视着,总感觉似曾相识,仿佛是前世今生的缘分。




   “这是寡人,在菩提树下为你求得此玉佩,护你一生一世”



   “为了你,寡人做什么都愿意,点烽火”



    “为博你一笑,纵是,失了这天下又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上一世,你为我,失了天下,我便偷渡了忘川,打翻了孟婆的汤,只为了两不相忘,这一世,你许我一世荣宠,我换你一生平安,我错过了浮生,却不想错过你的年华。





   梦醒了,可梦中的场景,真真切切浮现在眼前,康熙看着紧握在手中的玉佩,突然玉佩上低落一滴泪水,用手抚摸才知道,原来是自己的眼泪,看着玉佩上的血记,康熙才知道,才不得不承认,宜妃已经仙去的事实。




   凤儿,我好想你,今生不能携手,来世再见,换我退去一身骄傲,寻你归来。

  



   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,这世间最说不清,道不明的,便是这一个情字。拥有时,仿佛世间万物都绚丽多彩;失去时,周围一切暗淡无光。一个玉佩,一段情缘,因果轮回,等待下一次的相遇。














   有人说:与你无缘的人,你为他付出再多也是无果,若是与你有缘的人,即便彼此两两相对,默默无言,却只要一个眼神便知对方想什么,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任何人都不会懂!也许只是一个偶然的相遇,在慕然回首间,便也是注定了彼此之间刹那的永恒!似乎所有的一切便是早有安排!一切皆缘!缘起缘灭,缘聚缘散,都是天意罢了!












  今日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,柔和昏黄慢慢撒落,一丝一寸抚摸这世界万物,微风轻轻拂过,微微掀起了女孩的顺发,或许是她太过美好,就连万物也待她如此轻柔。




  今日刚好忙完工作,走在街道上,漫无目的的向前,只为享受一下惬意的午后。听,风铃声响,清脆入耳,女孩嘴角微微上扬,眼似星辰,凝望着迎风铃。




  不知,谁大叫了一声,马惊了




  因为是在横店,拍戏的人颇多,马惊了是不可避免的。可即便如此,她只不过是个女孩而已,在听到这一声叫的一瞬间,毫无防备的躲在了,一个宽大而温柔的人的后面。张烨再知道女孩躲到自己后面,惊奇自己没有走开,反而是下意识的护住她,过了一会儿,受惊的马儿被安抚后,他才慢慢转过身来。




  四目相对,眼中只有彼此的倒影,时间仿佛静止,静静观望,似是前世有缘,却又恍若初见。




  “妍妤,你没事吧。”张烨率先回过神来,急切问到。




   “哦,没事,谢谢你呀”邓妍妤轻扶自己的秀发,微笑着回答。




  邓妍妤刚垂下头时,无意间看到张烨手里的玉佩,清脆透亮,玉佩中间却有一片鲜艳夺目的赤红,变移不开眼。看着妍妤紧紧盯着玉佩,张烨开口道,“你要是喜欢,我就把它送给,我觉得你和它挺有缘的,它很有灵性,鲜艳的赤红,一般不会轻易显露,除了我以外,你是第一个”




  说完便将手中的玉佩,手在妍妤手中,握着手中的玉佩,妍妤抬起头来,对上张烨的干净双眸,“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,玉本通灵…”




“以情为引,为爱而铭,守护一生,逝者长眠”邓妍妤还未说完,便被张烨抢先说出。相视一笑,刚好遇见。





  缘分二字,无人可解,只因刚好遇见,却又恍如隔世,今生所等的那个人,刚好是前世放不下的那个人,无关岁月,无关沧海,只因相见亦如初见,等你归来。









那烟火缭绕的梦境,不为别的,只为了那一丝的爱意,为了那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过,为了汇聚那一次的回眸!哪一个回眸,惊艳整个人生,悸动了整个灵魂,自此,陷入爱的深渊,再也无法自拔!即便是菩提树下的轮回,也是即使留下的姻缘,等你,在奈河桥下,等你缓缓来过。即便在岁月中的我曾经犯过多少次错误,但也许这无数的错误,只是为了让自己涅槃成功!好再,下一世寻你。


  








陌上花开如初见,缘定三生等玉归

曾有绿翡入梦来

假如,真有来世,我不愿再做人,要做一棵墙头草,风往哪吹,我就往哪倒,不需费尽心机去揣摩、去猜测,即使有一天风沙太大,将我吹断,那也好过如今之心难熬。


朦胧的远山,笼罩着一层轻纱,影影绰绰,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,若即若离。就像是几笔淡墨,抹在蓝色的天边。


看着远出飞过的鸿雁,自由自在得逍遥。静静凝望着渐渐垂落的红曰,一点一点的消磨了,最后的温暖。皎洁的月光,抚平黑夜里的伤痛。


夜晚是一个好地方,可以卸下所有的防备,露出伤痕累累的身心,柔和的月光洒在女子的秀发上,三千垂调,丝丝如扣,她脸上似笑非笑,嘴角边带着三分无望,四分落寞,七分苦涩的笑容,满身缟素衣裳,淡淡月光抚在她脸上,未施脂粉,却肤色白嫩,眉眼间露出烟火般清凉,珠丹似的嘴唇微微颤抖。不知过了多久,女子如玉般的双手上落下了水珠,以为是雨水,抬头看向空荡的屋顶,才知道,原来是自己的泪水。



‘玄烨,爱新觉罗——玄烨,为什么,我还是会流泪,为什么,我只能流泪,为什么呀,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为什么还要给我一座城,我爱了你十几年,也恨了你十几年,现在我累了。’没错,这女子就是当今皇帝,康熙最宠爱的宜妃娘娘,当年在晋城中箭身亡的人,也许是上天垂怜,将她从鬼门关里拉了出来。经历过生死的人,自然不在惧怕。也正式因为经历过生死,才让自己放下最放不下的人,为他活了半辈子,早以忘了自己是怎么活的,为他操劳那么久,到头来,却只是得到了冰冷的封赏,冷冰冰的头衔,罢了。



黑夜是孤独的,一个人的夜晚,是冰冷的,虽然没有你的夜,是真的好冷,可我现在不需要了。我是爱你的,可那是宜妃,不是我,过去的种种就此了断。从此,两不相欠。




苦酒折柳今相离,无风无月也无你。



一滴泪滑落,清脆的响声,滑落了所有的一切,尘封的记忆,随风流逝。从此,漫漫长路路,只此我一人。




寂静的紫禁城内,一人独立在月光下,手里紧握着翠绿无暇的小翠鱼儿,只听到,一个清脆的响声,原本完美无缺的玉佩,竟断开了。男子赤红的双眼,流露出震惊,无助,悔恨。‘怎么,怎么会,宜妃走了,连你也要走吗,她走了,难道真的……凤儿,你原来真的……’



这玉佩是有灵性的,一玉为一人,一人赠一人,玉碎而缘尽,此生不相见



“玄烨,其实你没那么爱哦”




瞎写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凑合看吧!文笔不咋滴。不喜勿喷。


缘入婕迷深似海,众仙供言情意浓

此生不悔倾相遇,余生有你婉若玉

再会以相守

  文笔一般,不喜勿喷



   纵然眼含泪眶,我也故作坚强



  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洒落在昏暗的房间里,驱赶深夜里的独孤,映入心底的温暖。


     霍梅,缓缓睁开双眼。慢慢坐起身来,回想起曾经的一切,仿佛是一场梦,虽模糊不清,却铭刻于心。昨天的侮辱历历在目,那一杯红酒也淋碎了她的骄傲,她的自尊。让她明白:原来一厢情愿的人,连哭的资格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‘晓光快递,是不想再去了,回云天商城,更是不可能。那我该去哪了,世界之大,我却失了方向。唉,霍梅呀,霍梅……你到底是怎么了?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?’内心的苦楚,只有自己能懂,不争气的泪水,终究是落下了,无声的哭泣。那么无助,那么渺小。到底是什么?让这个曾经天真的姑娘,眼里印满了泪水,嘴角再也没了微笑。



  “还好吗?我们聊聊,我在你家楼下等你。”刘云天发完信息,在霍梅家楼下,静静等候,昨天晚上的事情,自己心爱的女孩,被人羞辱,自己却无动于衷,晓欧虽泼了那杯红酒,自己却伤了小梅的心,口口声声说着正直的话,却做出那么卑鄙的事,将自己心爱女孩伤的透彻。小梅,我错了,只要你回来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




    泪水流淌了许久,才渐渐止住。霍梅平复了一下心情,起床梳洗,看着镜中的自己,因为哭泣,而染红的双眼。值得吗……



    霍梅今天穿得很素雅,一条白色毛衣裙,外搭一件蓝色风服,大波浪秀发随意飘在身后,整个人看起来端庄优雅,颜神却格外冷清。刚走出家门,便看见不远处的刘云天。



   抬头,两人的眼神交汇,寂静了一会儿,霍梅低头,准备走开。看着将要离去的,刘云天下意识的紧跟上去,并叫住她:“小梅,你别走,我们谈谈,好吗?”


   说话间,刘云天已经站在霍梅面前。霍梅愣住了,那一声小梅,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在短暂的失神后,霍梅还是那个冷美人。保持自己该有的冷静后,带着专业的假笑,问到:“不知刘总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?你我之间又有什么好谈的?”



  听着霍梅的话语,准备好的千言万语在她面前,却成了:“我……我早就跟你说过,那个吴晓光他就是个废物,你还非要为他效力。”明明是想安慰她,是想和她道歉,话一开口,却成了训诫。



   霍梅脸上的笑容消失,刚刚穿起的盔甲,瞬间破碎。留下了伤痕累累的内心,强忍着泪水,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好让自己在他面前没那么狼狈,道:“吴晓光虽然是个废物,但至少在那里,我不必做别人的影子。而你刘云天呢,一直都在耍我,我跟你的这些年,你一直把我当做一个工具,我只是一个被你损,被你骂的人,你说你有洁癖,讨厌用下三滥手段的人,可经过昨天我才知道,昨天局,你难道不卑鄙吗?你一直就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人。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。”到底是因为太过激动 还是太过委屈,泪,终究还是滑落了。



   看着霍梅流泪,刘云天心疼不已,伸手想为霍梅拭去眼泪,却被霍梅拒绝,停在半空的手,也只好放了回去:“我……对不起,小梅……我,我这么做也是,也是因为爱你…”



  爱?像是听到了天大笑话。霍梅擦掉自己不争气的眼泪,用哽咽的声音回答:“刘云天,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对不起,也是你第一次说爱我,如果是以前,我可能不敢相信,可是现在,我觉得它是一个笑话。你话爱我?你的爱在哪?是这么多年一次又一次的责骂,还是一次又一次的讽刺,还是昨天卑鄙的侮辱?你说。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爱,那请你收回,我不需要你的怜悯,我也受不起。是,我承认我爱你,那也仅仅是我爱你,它不是你以爱之名来伤害我的借口。你,我高攀不起。”说完霍梅偏准备离去,在与刘云天擦肩而过之时,刘云天迅速抓住霍梅的手。



    霍梅转头与刘云天对视,看见刘云天赤红的双眼,弥漫着从未有过的柔情与炽热的爱暮,还有无法言语的愧疚。而霍梅的眼里,静如潭水,毫无生机,看着这样的她,到嘴的话语,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。干净利落的抽出自己的手,只给刘云天一个潇洒的背影,只是这背影,看起来太过孤独。霍梅走得很快,只是为了不让他看到,自己的柔弱。因为刘云天的眼神,霍梅平静的心,又泛起了漪涟。



    繁华的都市,灯火通明的街道,绚丽的色彩,驱赶黑夜里的寂静。纵然灯光再过明亮,也有昏暗的境地,只有在这里,才能将内心的苦楚滴滴释放。一杯杯红酒入喉,辛辣又苦涩。满地的空酒瓶,杂乱无章躺在刘云天的身旁,唯有有酒桌上,放着一个雪白的盒子,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钻戒,在台灯下耀眼而夺目,这也是这房间里唯一的净地。不知喝了多少酒,刘云天用他已经赤红的双眼看着钻戒,西装外套早已丢在一旁,领带也随意的挂在身上,早已凌乱的头发,因为胃痛,而惨白的脸,都比不过,她的决裂,在自己身边,爱了自己九年的女孩,被自己亲手推走。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的是霍梅,是他一直放在心里,不愿让别人知晓的秘密。霍梅失望透顶时冷漠的眼神,被践踏自尊时的无助,还有离开时的背影,一点一滴都刻在留一天的心里,就好像千万根细针,插入心里,虽然渺小,却针针见血。



   “霍梅,对不起……小梅,小梅……小梅对不起,对不起…小梅,小梅………”一声声沙哑的呼喊,狼狈般的爬起来,将那颗璀璨的钻戒,细心的放在怀里,嘴里不停的呢喃着,仿佛一只被抛弃的小狗,来等待主人归来,谁能想到,这曾经是高高在上的云天商城的老板——刘云天。而在此刻,他只是一个无助流浪者。



   霍梅回到家后,脑海里不断回想起,这些年的点点滴滴,自己爱的那么卑微,那么深沉,却还是换不回他,一点点的回应,原以为那是他在乎自己的表现,却发现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。为什么自己还会因为他当时炽热的眼神,而心神不宁。


   

  “刘云天,为什么我还是放不下你,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,跨不过去了。日子和梦连在一起了,是真是假,谁也说不清了。”霍梅看着手机里,刘云天发的信息,像极了曾经的自己,在他面前是那么卑微,那么渺小。虽然这条信息,霍梅早已看过,还是不由自主的再去看,到底是在看曾经的自己,还是求而不得的爱念,还是想寻求安慰,找到一丝一毫的回应,霍梅自己也不知道,她蜷缩在角落里,抱着自己的双臂,扶在自己的腿上无声的哭泣,是因太伤心,还是因太无助,才会连哭泣的时候,都是那么小心翼翼。台灯下的光,柔和而昏暗,洒在霍梅的身上,却照不亮她的内心。
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刘云天好似想到什么一样,将钻戒仔细擦拭好后,认真的放在盒子里。另一只手拿起自己的车钥匙,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门,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去找回自己丢失的东西,去找回自己心爱的女孩。



    眼前的灯光越来越刺眼,眼看着越来越近的辆车,刘云天不及反应,变听见“轰”的一声。意识渐渐消散,却本能的抓住那个盒子不放,将它放在怀里。原本雪白的盒子,染上了鲜艳的红色,犹如绽放的花朵,艳丽而炽热。




   霍梅哭累了后,便想起身洗漱,许士蹲的太久,站起来时,没有注意一个完好的杯子掉落,霍梅弯腰捡的碎片的时候,不小心将手指滑伤,鲜红的血液,滑落在地上,好似一朵朵绽放的彼岸。心,像是被掏空,只剩下撕心裂肺哀转,让你无法呼吸。我这是怎么了,容不霍梅没多想,她便接到了一个关于刘云天车祸的电话。



    所有有关刘云天的一切,在脑子里不断回旋。霍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,当她回过神来的时,便看见,手术室的灯,亮的是那么耀眼,刺痛了她的双眼,还有搂着她一边哽咽一边劝说的晓欧。她手指上的伤早已经被晓欧贴上了创可贴。可内心的痛,又有谁来帮她愈合。



   “小梅,你放心,刘云天会没事的,啊,放心,别哭了,你好歹说一句话呀,你这样,不止刘云天会心疼,我们会心疼的。”晓欧眼含泪框的看着自己不言不语的闺蜜,霍梅。



    听了晓欧的话,霍梅抬手慢慢在自己脸上扶摸,才发现,泪水如雨般滑落,一滴一滴的,空洞的眼神,一直盯着手术室的灯。终于,这个姑娘哭出了声,在晓欧的肩上,哭得撕心裂肺,身体不断在颤抖。



   “晓欧,你说,如果我没有去美国,没有遇见刘云天,我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,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卑微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一切,他也是爱我的,可为什么不早点告诉,我们,是不是错了……”霍梅绝望的问到。



     看着如此无助的霍梅,晓欧心疼不已,那个曾经单纯的姑娘,终究是因为刘云天而迷失了自己,而刘云天为了她,承受的所有的压力,他们俩,爱的太深,却又太过骄傲。晓欧看着霍梅手里那个染了血的盒子,这个盒子她见过,是刘云天准备霍梅求婚的戒指,她永远都记得,当时刘云天看着这个钻戒,眼底溢出来的温柔,嘴角上扬,憧憬着自己亲手将这枚钻戒戴着心爱女孩的手上。
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会的,小梅,你们没错,爱也没错,也没有如果。相信他,会好没事的。”晓欧低声安慰霍梅。



    刘云天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,只是知道周围一片漆黑,黑暗而潮湿,他在这里面毫无头绪的乱走,内心只有一个目的,他要出去,要去找霍梅,告诉她,我爱你。突然,他看见霍梅站再前面不远处,那是他们初见时的样子,她的眼睛清澈而纯洁,还闪烁着对他的爱暮,刘云天也痴痴的笑了,他从未告诉霍梅,在他见她的第一眼起,便已经入了他的心,骄傲如他,他绝对不会说出口。因为他是king。可世间万物总会是有变数的,所以他慌了,他要告诉霍梅,要留住霍梅。当刘云天快步走向霍梅时,却看见霍梅一点点的消失了。



   “不,不,不!!!小梅,不要离开我,不要离开我……”刘云天发疯,一般的跑过去,却还是没有留住霍梅,他发现,眼前都是霍梅,第一次相遇的霍梅,第一次穿西装的霍梅,给自己送药的霍梅……他知道了,这是他有关霍梅的记忆,都浮现在他面前,却在慢慢消散,再自己面前。自己却无能为力。刘云天拼命的想要抓住,却是徒劳。看着渐渐交散的记忆,刘云天绝望不已。


   “她是我放弃生命也要记住的人,让我忘了她,这和杀了我有何分别,如果可以,我宁愿不曾见过她,也不愿失去与她有关的一切。小梅,我爱你,从未延期。”



    手术室里的灯终于灭了,霍梅飞快的跑过去,抓住医生的手臂问道:“他怎么样了。我能去看他吗?”医生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他没事,没有伤到要害,只需静养就行,可以,等麻药过了,他就会醒了。”



   听完医生的话,霍梅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了。来到刘云天的病床前,静静的看着他,慢慢抚摸他的脸颊,真好,你还再。嘴角扬起了久违的笑容。一只宽大的手覆盖在霍梅的手上。“霍小姐,趁人之危,可不好哦。”刘云天刚醒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,他又怎么会放过呢。


   “云天,你醒了,有没有不舒服”发现,刘云天醒了,霍梅激动的抓住他的手问给不停,到是没有注意他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着霍梅这么关心自己,刘云天觉得一切都值得了,他笑着对霍梅说:“有,但只有霍小姐才能医治,不知道,霍小姐愿不愿意。小梅,我们重新相遇。抱歉,霍小姐,让你久等了。刘云天。”


  “你好,霍梅。”



 那枚钻戒,终于等到它的主人。再见以无期,再会以相守。





镜颜似华年,芊羽玲珑赋;

婉茹萤中洁,宓歆絮红尘;

敏珊瑕暮磁,涛声静如芸;

炊烟几许知,唯卿应犹在。


祝姐姐生日快乐哦😘😘😘


迟到的祝福🤪🤪🤪


文笔一般,请多指教😜🤪🤪

心木而味苦,食者可治百病,解千毒,甚至长生不死。

若无相欠,怎会相见 上

因为太懒了,以至于到现在还没写完,😂😂,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,就这样吧😅😅😅

    昏暗的灯光,喧闹的吧台,唯有在这酒窖里,才有片刻的寂静。


   时樾独自坐在地上,背靠着万千的红酒,一头短发,凌乱不堪,白衬衫随意扣着,黑西装外套丢在一旁,村衫袖口卷到手臂中旬,露出小麦色的皮朕,那双深邃的眼晴,再无光彩,流淌着无法言语的伤。那楼角分明的脸庞,冰冷而僵硬。脚旁已经堆满了空酒瓶,却在他手边放着一个精致的匣子,安安稳稳躺着一瓶红酒。他双眼赤红,许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。时樾看向手边的红酒,伸手触碰,温柔似水,却再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脸庞时,渐渐失了光彩,留下无尽的哀伤。她的一颦一笑,他都记忆犹新。她说过的话,在耳边不断回响,挥之不出;决裂的背影,无法挽回…










    今天的清醒梦境似乎宁静,昏暗的灯光下,一切都如此不真实,空气中除了酒香,还弥漫着苦涩。

  “时哥,安姐来了。”郄浩看着他,在听到有关安宁的信息时,摆弄红酒的手,停顿了,静止几秒后,别迅速出了酒窖,因为走的太急,碰倒了刚刚摆好的红酒,清脆的响声,一瓶上好的红酒,散落一地。如同破碎的心,凌乱不堪…

 

   安宁今身穿白包披肩长裙,够画出玲珑有致的腰身,如玉般肌肤,精致的妆容,秀丽的头发,随意的扶在身后,优雅端庄,美丽不可方物。


  “安…安姐 ​,你怎么来了,你,好吗……”

    正在出神的安宁,听到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声音,心头一震,‘我怎么来了,时樾,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?我好与不好,都是因为你,安宁啊,安宁,望你还是一个人人敬畏的安总,你又在期待什么,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还不够吗?你忘了,他说过的话吗?他的未来没有你,你和他有的只是过去…而今天,自己不就是来和过去了断吗’

 

  

   脑海里浮现与时樾有关的一切,原来,只有我一个人还活在回忆里。

  

  “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”原来如此,两个人明明交往多年,却像刚认识的那样,那么陌生,这么多年,我到现在才明白,够了…

     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,微笑着回答:“只不过是掉了一样东西在这,过来拿而已。拿完就走,时总不必担心,还请时总,将哪瓶红酒拿出来。至于我过得好与不好,我想这不是你该问的吧。”

 

   安宁虽然面带笑容,但眼里却冷清至底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眉眼间不在有笑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说过要守护一生的人,近在咫尺,却犹如天涯远。

   听着,安宁客气而冷漠的语气,时樾的仿佛千万细针穿过,虽然渺小,但针针见血,慢慢弥漫,心痛不易。安宁,你就这么想与我断绝关系吗?你就这么恨我。

   话到嘴边,终究没有说出口,我现在能有什么资格说,是我亲手将她推入了深渊,又有什么资格再去过问…


  片刻后,时樾拿着那瓶红酒,慢慢走进安宁,明明只有几步而已,却由于隔了山海般遥远,每走进一步,心也在一点点的下沉,被哀伤抱裹着。

 

   当时樾走进,安宁起身,四目相对,却无话可说。安宁伸手接红酒时,却发现时樾没有放手的意思。嘴角上扬。

  “时总,你该放手了。”

  “我后悔了,不想放手,安姐送出去的东西,哪有收回的道理。”

  “时樾,你不觉得很可笑吗,我的确给过你,是你自己不要的,既然你说要还,自然是一切,你别忘了,你说过,你的未来没有我,我的一切,你无权干涉…”

   紧握着红酒的手,还是放开了,原来那句话如此伤人,原来当时她痛彻心扉,她的泪水,她的无助,都是自己给的,明明说过要护她一世周全,却让她片体鳞伤……



   “砰”清脆的响声,如同千疮百孔的心,散落的红酒,如同盛开的彼岸花,艳丽好似毒药,无法消解的爱恨情仇,终在此,落暮。

  

 

“时樾,从此,你我之间,再无瓜葛。”




  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,时樾的双目再无光彩,伤痛溢满了身心,安宁的背影何起独孤,这个他爱了一生了人,终究被他推走了,心头流失的,原来是她无尽爱意,渐渐消失。蚀骨之痛,痛彻心扉。

   


     安,我终究失去了你……



   雾散,梦醒,我终于看见真实,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。

【时安】若如初见,怎会相欠(前言)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

花开花落,潮涨潮汐,时间,在运转,日月,在更替。

繁华的都市,喧闹的街头,再也没有她的身影…

“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”

曾经有机会成为彼此的依靠,可惜最终分道扬镳。

一句“后会无期”

一声“安姐”

让她知道,她与他已成往事,他已不在原地,想要挽回,却始终事与愿违,他的过去是她,他的未来,她无法参与。

恨她?爱她?还是心疼?

或许自己也分不清了,黑夜白天,一片混沌,曾经的一切,不好不坏,只是刚好遇见她,现在的生活,浑浑噩噩,只因不在有她,倘若可以重来,我定不会放手,回忆最伤人,而我只剩回忆…

“时樾,我不会后悔爱上你,只是后悔爱过你”

“安宁,我的未来没有你,可我的世界,却都是你”

俩个有过去的人,才能重新开始。只可惜我虽是我,你却不在是你。

倘若真的只剩回忆,可否与我一起…



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姑心人易变。


咳咳,说点题外话,做为一个高三党,我真的是忧愁呀,不要期待我的速度,不要期待我的文笔(懒是我长态,不堪入目是我标准😂😂,不然我又怎么会做了那么久的潜水员呢?我在许多cp处徘徊,真正下笔的少之又少,就是因为太懒)因为本人是刚入坑不久,所以不太清楚剧情,如果有错误,还请大家指出,谢谢啦😄